1. 首页
  2. 热门

一个炒比特币发了财的NBA边缘人 大学教练说他能成为球队总经理

文章摘要:比特币在某些领域仍旧是一个谜,尤其是在NBA的圈子里。起初,丁维迪也不过是把比特币交易看成一个有规则、有前景的股票交易,并不认为它是去中心化、不附属于任何国家的虚拟货币。

一个炒比特币发了财的NBA边缘人 大学教练说他能成为球队总经理

【壹】

2017年夏天,斯宾塞-丁维迪投资了比特币。当时,比特币的价格可能是3000美元,抑或4000美元。

他进入的时机堪称完美无瑕。时机如此之恰当,以致于他回想起来会觉得后悔。“如果我当时All-in的话,哥们,我可就赚翻了,真的会发大财。”斯宾塞-丁维迪说。

上个赛季NBA之初,斯宾塞-丁维迪开始沉迷于比特币投资。比赛开始之前,在更衣室里,当大多数球员忙于准备比赛的时候,他会打开一个名为Coinbase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APP,盯着比特币的行情:疯狂波动。

“坦率的讲,我都已经厌倦了听他(斯宾塞-丁维迪)讨论这东西。每一天,他都会告诉我比特币的行情究竟是怎么样的?”队友特雷沃-布克说。过去两个赛季,他与斯宾塞-丁维迪在布鲁克林做队友。

对于丁维迪来说,这一时刻十分刺激,令人眩晕,同时血脉卉张。当价格上涨的时候,他可以稍微放松一下。“相信过程”,76人球星恩比德的名言也适用丁维迪在比特币上的投资。

在残冬将尽的时候,数字货币火了。丁维迪的投资很快让他成为了一个头号赢家。某一天,比特币上涨了几千美元。一周之后,这样的疯狂又重演了一遍。

接下来,需要投资者拿出更多奉献精神。可惜,丁维迪正处于赛季中期,比赛成为了他投资的一大障碍。尽管比赛时间大都在美国时间晚上,这并不是交易的活跃期。不过,他下午需要在更衣室里研究录像,或者为晚上的比赛进行热身,这让他错过了比特币交易的最佳时机。

“如果我要进行一笔交易,同时又与训练时间相冲突,我会设立非常严格的止损点。”他表示,一旦价格达到某个点,他的比特币就会自动进行交易。

他非常严肃对待这些自动交易。因为彼时,数字货币市场已经陷入疯狂,丁维迪必须小心谨慎。对他来说,屏幕上一系列随机滚动的数字,可都代表着真金白银。

斯宾塞-丁维迪在NBA拿着几乎最低的薪水。他并不清楚自己下一份合同是否能比现在的合同更好,甚至不知道能不能获得新的合同。

当然,比特币在某些领域仍旧是一个谜,尤其是在NBA的圈子里。起初,丁维迪也不过是把比特币交易看成一个有规则、有前景的股票交易,并不认为它是去中心化、不附属于任何国家的一种虚拟货币。很多球员因为担心它风险过高,从而望而却步。

每一天,丁维迪都试图劝说布克投身这个领域。后者拥有一家风险投资公司。不过,布特却说:“我认为它太不稳定了。当时,我对比特币真的并不了解。”

丁维迪却保持着足够的好奇心,展现了十足的勇气进行了投资。在比特币疯狂之前,他就和为数不多的几个NBA球员一起扎进了这个虚拟货币的世界中。而且,他比大多数投资者都更深入了解比特币。他是一个思维活跃、善于思考的人。“哦,兄弟,我有很多想法。但我不能给你说,因为很多想法还未付诸实践。”丁维迪说。

在比特币投资方面,丁维迪在全联盟是独一无二的。诚然,越来越多的NBA球员成为了商界领袖,比如詹姆斯、杜兰特、伊戈达拉等人。当时,在大多数情况下,这些人的投资都是处于次要位置,甚至无关紧要。通过打篮球,这些球星已经积攒了数千万美元的收入。他们可以通过发展个人品牌,去赚取更多的钱。

丁维迪与这些球星无法相提并论,也迥异于NBA的那些数字货币投资人——这些人大多在比特币大行其道之后才进行了投资。

当丁维迪在2017年进行投资的时候,他是如此之虔诚。这个2014年二轮新秀,经历过十字韧带撕裂,曾经被两家球队淘汰,在第三个东家也只是为了上场时间苦苦挣扎。他就是联盟中那些边缘人中的一个,未来一片迷茫,与比特币本身没什么不同。他们随时可能失去一切。

但是,似乎是命运使然,丁维迪和比特币一起起飞了。

【贰】

一个炒比特币发了财的NBA边缘人 大学教练说他能成为球队总经理

25岁的丁维迪出生于洛杉矶,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长大。他的妈妈斯蒂芬妮开设自己的幼儿园之前,曾经南加州大学担任教授超过20年。他的父亲马尔科姆是一个地产经纪人,推动了丁维迪篮球之外的一些事务。他的弟弟泰勒正在学习软件工程,一直都是名校的尖子人。

“他可能从自己父母身上学到了很多商业嗅觉。他们都很有知识,将斯宾塞和泰勒教育得非常好。”丁维迪在科罗拉多大学的大学教练塔德-博伊尔说。

曾经,斯宾塞也是一个全A的优等生,就像他的弟弟泰勒一样。但是,正如股市在到达顶点之后开始下坠一样。“当我沉迷于篮球之后,我在学校的表现每况愈下。”斯宾塞-丁维迪说。

“如果他全力以赴的话,他本来有机会成为全美的名校生。他是一个聪明的家伙。当他离开大学的时候,我曾经告诉过他’如果你对职业生涯有规划的话,你有能力成为NBA球队的总经理’。他足够聪明,而且理解市场。这可并不是很多人拥有的素质。”塔德-博伊尔说。

2014年,比特币第一次进入了丁维迪的视野。他的一个从事金融业的好友向他推荐了比特币。那个时候,丁维迪并没有多少可供支配的收入。在那一年一月,他十字韧带撕裂,这导致他在六月份的选秀中滑落到了第二轮。活塞选中了他,给了他一份为期两年的保障合同。他每年的薪水不足一百万。

新秀赛季,他只替活塞队打了不到一半的比赛,一度混迹于发展联盟。他在NBA或许有未来,或许完全没有未来,正如很多二轮新秀所经历得那样。

在这种情况,他对比特币持有怀疑态度。他早就听腻了NBA球员破产的故事。这些人在NBA赚的钱可比丁维迪预计可能赚到的钱多得多。他们的故事总是始于不靠谱的朋友或者一些令人生疑的投资。

2014年的数字货币,是一个奇怪、可笑的东西,像一个黑洞。感觉这是一个21岁新秀失去一切的绝佳途径。

在比特币的价格是现在十分之一或者二十分之一时,丁维迪告诉他的朋友,“兄弟,不,绝不。我不会投资的。”

实际上,在父亲这个老地产经纪人的怂恿下,丁维迪投身于房地产。

在效力于活塞的第一个赛季,丁维迪在底特律买了一套房子。他计划住在这里度过漫长的赛季。为了负担这个房产,他用自己未来的收入进行了抵押贷款。房地产市场被认为比虚拟货币市场更安全,但实际上它也存在风险。

“我希望他能买一些稳定的基金,在银行有一定的存款。在这之后,再去考虑进行房地产或者其他风险投资。”塔德-博伊尔曾经在加拿大皇家银行财富管理公司担任顾问,他表示:“并不是我不信任他。进行风险投资,必须足够幸运才行。尤其是考虑到斯宾塞只是一个二轮新秀,十字韧带还撕裂过。但他就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家伙。”

在底特律效力了两个赛季之后,丁维迪被交易去了公牛队。在芝加哥,他又买了一套房子。但在接下来的四个月时间内,他被公牛队裁了两次。

当篮网队在2016年12月拯救斯宾塞-丁维迪的命运时,他在另外两个遥远的城市有两套房产。直到现在,他只能将这两套房子租出去。

这一年12月8日,当丁维迪与篮网签约的时候,比特币的价格是775美元。2017年元旦的时候,它的价格接近950美元。2月份的第一个星期,它的价格达到了1000美元。那个月对斯宾塞-丁维迪足够好。他在一场比赛中砍下17分,接下来的一场比赛则得到19分。

4月份的时候,他在篮网队获得了稳定的位置。此时,比特币的价格已经突破了1200美元。

那个赛季结束的时候,丁维迪装上了名为Coinbase的APP。他从银行转了一些钱进去,买入了比特币。丁维迪在NBA的第四个赛季迎来了盛开。与此同时,他投资的比特币价值也开始飙升。

“斯宾塞有坚定信念和勇气。我没有投资比特币,很多人也只是驻足观望。斯宾塞并不害怕冒风险。这一点真的很令我尊敬。站在甲板上你是钓不到鱼的,除非你把鱼饵投入水中。”塔德-博伊尔说。

当2017-18赛季开始的时候,比特币的价格达到5000美元,12月份的时候价格涨了一倍,很快涨到了15000美元。

丁维迪觉得自己很幸运,也开始涉猎一些更加小众的虚拟货币。他注意到一种名为Tron(波场币)的货币。“如果很多亿万富翁投资或者推动某件事情,即便它无法取得长期成功,当下持有它也是可以的。”丁维迪说。

他在12月份的时候买入了一些波场币。当时,比特币价格一路飙升,很快波场币也加入了进来。

这就是斯宾塞-丁维迪最好的时代,当虚拟货币价格开始疯涨,他的篮球生涯也迎来高光时刻。2017年11月是他职业生涯最出彩的一个月,他的上场时间越来越多,当月他场均贡献7.1次助攻,创造了生涯最佳。

这个阶段,他在球场上的表现也影响着他的言谈举止。在交谈中,他变得自信和充满魅力。偶尔,当他讨论一笔有利可图的交易时,他会骄傲地躺在椅背上,咧着嘴笑,就像一个土生土长的加利福尼亚人那样在那里摇晃。

【叁】

一个炒比特币发了财的NBA边缘人 大学教练说他能成为球队总经理

实际上,他的命运与比特币似乎是平行的:经历了相似的腾飞之后,问题依旧存在。

在12月份的时候,他卖出了一些数字货币。这足以帮他收回成本。他在波场币升职了5倍之后选择了离场。但是比特币在抵达19783美元这一高点之后,价格开始跳水。

“当意识到你找不到一些问题的答案时,你知道你需要去学习了。”丁维迪希望能够充实自己的思想。其他一些NBA球员也开始做同样的事情。效力于76人的威尔逊-钱德勒甚至报名了比特币的相关课程。

数字货币虽然受到了一些质疑,丁维迪相信它的前途是光明的。“区块链本质上是透明。如果我们人类追求交易的透明性,最终一定会抵达这里。要做到这一点,就需要加密货币的广泛应用。”丁维迪说。

现在,因为比特币并未广泛应用。丁维迪需要先将比特币换成美元,再进行交易,这中间会产生所得税。

丁维迪开始致力于比特币交易。他与一家名为Project Dream的公司公司合作开发了签名鞋K8IROS,并没有选择大品牌的赞助。

“我为什么要选择耐克25000美元的赞助,税后却只能拿到14000美元呢?如果我们在合同方面足够聪明,为什么不做一些新的尝试呢?”丁维迪说。

实际上,他所选择的这一交易模式具有一定的风险性,正如他所喜欢的那样。如果他能利用自己的平台赚钱的话,他最多可以获得50%以上的利润分成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的这款签名鞋支持加密货币购买支付。

 

来源:金色财经

 

本文来自金色财经,经授权后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以太财经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QR code